? 杀手崛起之路那个人的信封,杀手崛起之路那个人的信封_历史军事_小说山 bet36最新在线投注_bet36网址导航_bet36在线官网
小说山 > 杀手崛起之路 > 那个人的信封

那个人的信封


  自称姓陈的督司打开车门,下了车,车厢里的唐于是收起手枪。
  外面的陈督司在汽车灯光下,一边用力挥舞双手,一边向围成人圈的督察高声呼喊:
  “放下枪,放下枪。”
  外面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收枪声,督察们虽有疑虑,但还是一一遵循照做,场面的紧张感顿时减轻了不少,张丰毅不由得轻舒一口气。
  陈督司接着叫来一个平时很得力的督察,在他耳边叮嘱了他几句。那个督察连连点头称是,他跑进警车的驾驶室,准备带张丰毅他们去见督察局局长。
  车厢里的张丰毅倒也心安了不少,有了支援的防暴督察和突击队,想来受困者应该能平安无事,起码他们的力量要远胜于势单力薄的张丰毅和唐。
  宁静的夜色包围了郊区的荒草地、废弃工厂楼房和宽阔的路面,路灯忽地全部亮起。警车“呜”地被发动起来,向前急驰而去。
  司机和老男人则被张丰毅他们丢在了原地,他们喝下的白酒能让他们睡到天亮。幸好车厢并不算寒冷,不用担心他们着凉。
  市督察局的办公楼位于市中心那座大厦附近,一共七层,明净的大理石瓷砖、全新的台式电脑和窗明几净的工作环境表明市督察局的经费仍旧非常充足,由于今天发生了银行抢劫案,局长下令所有督察在局里待命,然而还是有很多督察临阵脱逃,留下的人寥寥无几,他们可能是回家哄孩子了。
  张丰毅由为他们开车的督察一路请到了局长的办公室里。过来的路上,张丰毅了解到这名督察叫小李,毕业以后就一直跟随陈督司,据他介绍,陈督司为人正直、干练,是局长在督察局最倚重的人了。昌平路发生银行抢劫后,能留下来工作的督察都被局长叫来开会、加班,商讨案情。接到张丰毅打来的假警后,说到这儿,小李还回过头,不怀好意地看了张丰毅一眼。
  …报假警怎么了,小孩子也经常报假警的,我又不是因为好玩。你搞清楚状况,和恐怖袭击比,哪个更严重,果然和你的上司一样死板。
  接到假警后,局长一听说矿工们又聚众闹事了,就派陈督司过去。陈督司很擅长处理此类案件,最近的矿工闹事都是由他解决的。
  小李为张丰毅他们拉开局长办公室的木门,用眼神示意,让张丰毅进去,自己则默默地退出。办公楼的过道里人不多,但都脚步匆匆,看起来很忙,好像有许多事情待处理的样子。
  进门是一套咖啡色的办公沙发,围绕着双层木质茶几摆放。茶几上放置着朱红陶泥茶具,茶壸正冒着淡淡的雾气。
  靠里些,矮小精悍的督察局局长佝偻着腰背,坐在办公椅上,面前是整齐摞有文件和书籍的实木办公桌。他显得精神怠倦,眼神委靡,解开警服袖扣的手扶着额头,督察软帽被扔在一边。他已经很老,快到退休的年纪了,脑门上的头发全掉光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除了两摞文件外,在正当中放着一张白色信封,封口已被打开,那似乎就是督察局局长烦恼的来源。
  “坐吧,茶倒好了。”局长用沉重的语气,招呼张丰毅和唐。其时年轻女孩已被带走,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她被怀疑为患上了创伤后应激性障碍症。
  张丰毅和唐各自躺进一张沙发椅里,既然成为了督察的合作伙伴,虽然明面不说,张丰毅他们也有了自由出入、自由持枪的权利。
  局长放下扶着额头的手,从抽屉里取出一包中华烟,抽出一根用打火机点上,他仍是愁眉不展。
  …看来督察局里喜欢抽烟的人,原来不在少数,领导也爱抽。张丰毅腹诽一句,他想起了之前遇见的瘦高督察。
  局长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咳嗽一声,说: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小陈刚刚用对讲机报告过他那边的情况,虽然事情比较复杂,但结合这封信,我基本可以得出事件的概貌了。不管你们是谁,如果你们对市民们没有危害,我们完全愿意合作。相信你们也看到了,督察局里实在是无人可用,很多督察自领工资那天起就没来过局里上班。”
  “事情的严重性,尽管难免有质疑,但我们大部分人已经认识到了。我们正在考虑进一步报告省政府,请求军队介入,以维持秩序。但从申请到军队正式介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经过繁琐的程序。在此之前,我们迫切需要你们的帮助,所以我愿意答应你的条件,任何一份助力在当前情况下,对我们来说都至关重要。当然,我申明,绝对权力依然在我们这边,但我们,或者说我,会参考一下你的意见。另外,其实真正促成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并不是对政府、军队的不信任,而主要还是这封信,你们可以看一看。信是趁我们去食堂吃晚餐时,放到我桌上的。”
  局长拈起白色信封,探出身体,把信封递给了伸手来接的张丰毅。
  躺在沙发椅上、手搭着扶手的唐接都懒得接,她傲慢地说道:
  “新手,念给我听。”
  张丰毅于是找出信封里折起来的信纸,他按着上面的字迹读了出来,像被老师检查背诵的学生。
  “我很高兴你们愿意读这封信,那说明政府雇员的智商还没有低于人类的平均水平。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我的计划,是因为我觉得城市里没有谁再能阻挡我了,也没有谁能阻挡新的历史。”
  张丰毅觉得写信的人肯定特别自恋,好像他就比别人聪明似的,他读信的时候能感觉出来。
  “历史犹如所向披靡的战车,凡阻碍它的都将被它的车轮毫不留情地碾得粉碎,这座城市的毁灭是历史的必然,唯有毁灭才能带来新生。这都是那个来自云端之上的声音说的,它说的就是真理,你们应当信奉它。我只是在遵照它的旨意行事。”
  “如果你们把这封信烧掉了,那遗憾了,你们将错过一次救下市长的机会。他好像,我记得,任期刚满两年,是位不错的市长呢,可惜他遇到了我,那就注定他的结局必定是与我的城市一起毁灭。记好了,他的死亡时间是明天早上8:36,事先通知你们,免得到时候来不及联系火葬场。等到8:37你们就能见到他的尸体,我不会解剖他的,我对你们这些懒虫的身体结构没有丝毫兴趣。但他送来的尸体不是完整的,是分块的,劝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建议胆小的女士们最好呆在家里。
  你们大概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你们也会落入绝望的深渊。像我一样,感到自己存在于世的脆弱、渺小、无能为力,你们什么都做不了,我要让你们这些统治建筑物、柏油路、汽车、纸质钞票的人明白,当你们骑在别人脖子上的时候,也终有从别人脖子上掉下来的一天,那天就是你们为你们的罪行承担代价的审判之日。
  差点忘记告诉你们了,郊区外的七家钢铁冶炼厂关押着一共一万三千二百九十六位可敬的市民,他们刚关进去时确实是这个数,现在剩下多少可就很难说了。如果可能,要快点去救他们,说不定还能收个全尸。至于其他失踪的市民,他们明智地选择弃暗投明,非常荣幸地加入了我的队伍,我想,我的队伍将成为扫荡一切腐朽、落后、贫困的胜利之军,它和你们不一样,它能带给这座城市以光明和未来。”信写到这里便结束了,张丰毅很难想象,这是那个人留下的。他明明该是个危险的恐怖分子,字迹却那般清晰、工整,它的主人应该是位受过良好教育的顶尖人才,然而它出现在这里就令人感觉奇怪。
  张丰毅念完了信纸上的内容,他把信纸折好,放进信封,脸上的表情充满迷茫。他不知道信封的主人究竟抱有怎样的信念,才能让他如此坚持自己的道路,他真是个难以捉摸、难以理解而且难以猜透的人。
  局长把卷烟放进嘴里,深吸一口,夹着卷烟放下,然后又吐出肺里的烟雾,烟雾在他锃亮的脑门上弥散开来。他咳嗽两声,说:
  “我准备明天派部分警力去专门保护市长,市长现在在家里,处于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监视下,不会有危险的。假如他们真的要动手,应该会在市长去市政府的办法室时,半道截杀。陈警司那边,我已经调派全市三分之二的特警、武警赶赴现场,其中还有几位督察局里的防恐专家。”
  沙发椅上的唐轻轻地颔首点头,她和张丰毅仍需要等待陈警司那边的消息,只有解救出受困者,才能保证那个人不以受困者为资本要挟市政府。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陷入了气氛沉闷的宁静中,张丰毅慢慢踱到办公室窗边,从这里可以直接眺望市中心的大厦。夜色无边,城市灯火通明,它伟岸的身躯顶天立地,巨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微光,它静静地闪烁着,无比璀璨,如同面对无人区的一角星空,又如镶满金粉的深黑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