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灭圣王第76章 祸端,绝灭圣王第76章 祸端_玄幻bet36最新在线投注_bet36网址导航_bet36在线官网_小说山 bet36最新在线投注_bet36网址导航_bet36在线官网
小说山 > 绝灭圣王 > 第76章 祸端

第76章 祸端


  “干什么?吵吵闹闹的!”
  就在这个时候,地印峰上面再次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却是霸林和临霜两人!
  “嗯?”霸林走上前,看到莫然后眼前顿时一亮,随后又是扫了一眼那坐在地上年轻人,立马便是知道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虽然洛逸没有将莫然突破时的事情告诉霸林,但是霸林也是知道莫然和内宗牧师兄的关系的。
  当下,霸林深吸一口气,体内的真气刹那间涌出,化作一阵洪流宣泄而出,轰向着那年轻人处。
  “噗噗噗!”
  霸林的真气拂过,那五人顿时感到一阵巨大的力道涌来,纷纷口喷鲜血,毕竟霸林可是扩丹境巅峰的修为,实力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莫兄弟!我们走吧。”霸林眼神瞟了莫然身后的俞石一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转身领着莫然向地印峰上面走去,原地只留下了那一脸阴沉,眼神狠毒的年轻人。
  “咦?那不是霸林师兄和临霜师姐吗?”就在霸林和临霜将莫然两人领到地印峰半山腰的时候,一群外宗弟子顿时好奇的看了过来。
  “那两人扩丹境前期的人是谁?居然能让霸林师兄他们带路!”地印峰的弟子们看到霸林和临霜他们领路,人群中顿时炸了开来,议论纷纷。
  霸林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带着莫然和俞石两人向着山顶走去。
  片刻之后,霸林带着莫然二人来到了一座通体银白色的宫殿面前,开口说道:“莫兄弟,洛逸师姐就在里面了,你去见她吧,师姐会帮你安排的,我就先告辞了。”
  霸林说完,还没有等莫然回应,便是和临霜一点头,两人身形一闪,化作两道流光消失在了莫然和俞石的眼前。
  霸林和临霜二人来到了半山腰上,相互招呼了几句,就各自分开,临霜依然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身材玲珑有致,但是当她回到了独属于自己的院子中的时候,俏丽的面孔,居然扭曲狰狞了起来!
  “呜!呜!”
  在临霜院子的某处房间中,一阵古怪的声音突然间传了出来。
  临霜眸子中寒光一闪,理了理身上的白色道袍,便是莲步轻移,走向那房间。
  “呜!呜!呜!”
  似乎是听到了临霜的脚步声,里面的声音更加剧烈,更是从其中传出了一阵类似挣扎的声响。
  “吱嘎!”
  临霜的俏脸上一片寒霜,面色阴沉,伸出手推开那房间的门,似乎是因为那房间已经十分老旧了,推开门的时候和地面摩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呜呜!”
狗万邀请码是多少  晃眼的阳光刹那间冲入了房屋中,原本漆黑的环境立马通明了起来,隐约可以看到,房间里面有着一个人被绑住,嘴中塞着一团脏兮兮的抹布,看到临霜进到房间后,瞳孔顿时一缩,神色惊恐,整个人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阳光随着临霜进入房间中,照在那人的脸上。
  这人!竟是于观!
  此时的于观,脸上十分憔悴,嘴角流着鲜血,整个人身上满是血液,就如同一个血人一般,身体上的筋络全部都被利器所挑断。
  “呜呜!”
  于观拼命地挣扎着,却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顿时一阵剧痛涌上心头,想要大声惨叫出来,但是嘴巴却是被抹布给堵住了,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
  “哼!”
  临霜看着不断乱动的于观,冷哼了一声,走上前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前,两人的脸挨得很近。
  但是于观却是无心欣赏,看到临霜那张俏丽的面孔,瞳孔缩得跟一根针一般,眼底泛起了阵阵骇然之色。
  “知道害怕了?”临霜嘲讽地看着于观,说了一句,下一刻手猛地抓住那塞住于观嘴巴的抹布,一把扯了下来。
  “啊!”
  那抹布离开于观嘴中的同时,一阵惨叫突然间传出,而那于观的嘴巴里面,居然是一片血肉模糊,舌头竟也是被利器给割去。
  没有了东西堵住嘴巴,一股股鲜血从于观的嘴中流淌了出来。
  “要是你直接说你我妹妹是怎么死的话,就不会受到这些伤势了……”临霜手抓住于观的头发,将其硬生生拉起来,说道:“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临霜的瞳孔中陡然间浮现出了一丝血红之色,随后一股阴森森的魔气从临霜的体内浮现,随后顺着临霜的手掌涌入了于观的脑海之中。
  “啊!啊!”
  于观的整个头,现在已经是变成了一种青黑之色,脑袋两侧青筋暴起,口中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眼神已经产生了害怕退却之意,想要开口求饶,但却是发现自己的舌头早被临霜割去,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随后,似乎是以为太过于剧痛,于观微弱地惨叫了一下,便是头一歪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而临霜的脸上,也是扭曲了起来,面目狰狞,手上的魔气全部涌入了于观的脑海之中后,便是开始倒回来,钻回临霜的体内。
  随着那魔气的倒流,临霜的脸上也是呈现出来了一丝痛苦之色,当所有魔气从于观的脑海中回到临霜身上的时候,于观的眼睛陡然间大睁,布满着血丝,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居然已经死去!
  “呼——呼——”
  临霜一把将于观抛到一旁,而后整个人也是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身上的白色道袍都被汗水打湿。
  不过随后,临霜的眼底深处,陡然冒出了一阵阴毒的目光,嘴唇中轻声蹦出了几个字眼,语气间都仿佛带着阵阵寒气,让周边的空间温度下降了一些。
  “莫然!”
  临霜的脸上,泛起了滔天怒火,银牙狠狠咬着,体内真气涌出,却是将身上浸透衣服的汗水全部都蒸发干。。
  下一刻,临霜脸上的种种表情刹那间全部收敛,整个人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美眸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眼睛大睁已经死去的于观,冷笑了一声。
  临霜伸出手一拍自己腰间的储物袋,一道流光冲出,落在临霜的手掌中,光芒淡去后,呈现出了一个玉质的瓶子。